名人文章
当前位置:上犹文章网 > 名人文章 >
短租平台烽火,为什么我更看好小猪平台?

导读

在短租平台市场,Airbnb在全球的做派特像当年的ebay。途家像京东。小猪则像当年的淘宝。在这场角逐中,小猪资本、体量都不占优势,但它依托中国土壤、着眼于行业标准、信任体系以及生态圈的平台计划,让人更为看好。

伴随着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行动,Airbnb高企的估值与疯狂的覆盖,将中国同业映衬得有些局促。


那么,本地的小猪与途家们是否将被对手炫目的光环灼伤,成为一种陪衬?


风口之下,Airbnb一定有它的未来,短期在全球应该会有更多机会。尤其资本市场可能相当光鲜。


但我坚信,一旦涉入具体区域的落地运营,它会成为跛子。那种拥有生态观念、从实际体验角度迎合区域市场用户的公司更有长远的未来。这不是Airbnb的优势,反而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尤其是小猪们的菜。


你能看到我这里有意区分出两个区域。它们代表着不同的发展模式与发展路径,有我的价值判断。当然,落在中国看,小猪并非唯一的模式,这里还有途家们的探索路径。但直白地说,我更崇尚本地小猪们的路径。


展开之前,先让我借Airbnb铺垫一下。

Airbnb引发质疑背后:空洞的共享

Airbnb的未来,主要建立在风口与美企源头创新力上。几乎每轮市场热点,都由美企激发。这与一种工具理性有关。以工具崇拜和技术主义为底色的价值观,总会在美国这类制度、信任体系相对完善的市场率先落地,辐射全球。这种价值观下的美国互联网公司,更容易在全球形成快速覆盖,体现一个行业的速度与激情。


短短几年,Airbnb在190国与地区3万多城市获得200多万房源,更多体现了这种工具工具理性的力量。事实上,这也是其他许多美国互联网公司轮番光鲜的原因。从谷歌到FB、UBER等,都是如此。


但工具理性走到极致,会凸显两大弊端:一是广阔覆盖掩不住实质运营孱弱;二是在与美国制度差异较大的社会,尤其信任体系不够完善的区域,几乎难以落地,缺乏生态价值,步履维艰。


还有一重行业变迁压力。经过20多年洗礼尤其2014年以来全球产业整合与危机呈现后,人们对互联网业的认知已发生巨大变化。C端生活虽有很多便利,但B端生产方式并没产生根本变化,反而陷入恐慌,传导到C端,衍生出一种人文危机。市场正自发呼吁它重新回到与价值理性两位一体的航道来。


Airbnb正身处火山口上。两周来,许多本地媒体开始持续质疑它在中国的实际境遇。它覆盖的很多房源,其实并未实际运营,许多服务体验极为糟糕。这类质疑有些公关战印象,但仍集中反映了Airbnb中国运营危机。


毫不夸张地说,这是一家不接地气的公司。一个尴尬的例子是,它拒绝模仿Uber在中国设立合资子公司,落地运营。截至目前,它仍在寻找既听总部话又熟悉中国国情的职业牛人,仍未找到。


即使找到,Airbnb中国的日子也不会好到哪里。决定共享经济长远出路的要素,除了需求双方,还有信任体系。Airbnb这类靠技术、工具、资本、职业团队高举高打大的新奇营销而非真正服务渗透市场的美企,在中国,一下就暴露了短板:它不可能会在底层的信任体系构建耗费多少力量。

三种路径,为什么小猪平台更有未来?

这也是我看好中国小猪们的真实原因。它虽然没有Airbnb覆盖全球的速度,目前更侧重本地,但在同业密集融资、动用资本整合、炒作模式的时刻,它悄悄进入精耕细作期,做着中国短租共享经济幕后的基础工作。许多人没有意识到小猪的多项动作到底隐含着什么,在我卡那里,那就是通过微观创新,沉淀行业信任,建立一种服务体系与行业标准,最终实现小猪更大范围的共享经济开放平台梦想。


你应该记得,去年它在行业里率先安装智能门锁系统。许多人只是视它为一种工具,看不到它是在用技术、系统实现非标产品的统一、便捷的管理。它不但能保障因距离、消费频次导致的沟通与安全难题,还能产生、沉淀用户行为数据。这是小猪实现对短租平台服务规范的关键一步。而前几天,小猪发布的“无忧入住”计划,。它在各项服务中新增“小猪管家”,为没有时间打扫房间的房东提供专业的短租民宿保洁服务,包括客厅卧室阳台清洁、消毒;卫生间清洁、消毒;厨房清洁、消毒三大项目。老实说,这是整体行业最大痛点之一。可以这么说,它的推出,不但标志着小猪整个服务链条的全面升级,也是行业标准形成关键一步。


Airbnb根本不可能如此落地服务。它还停留在一个简单的APP层面,在用户认证、支付方面有一定基础,但那不过标配,属于通用方案。我相信未来它会效仿小猪做一些落地服务,但在微观层面,不可能主动为中国市场折腰太多,成为行业规范的主导者。它过去崇尚的那种依靠统一、标准的工具包打天下的路径,到了中国,已经不再灵光。千差万别的房源、需求两端的个性需求会让它焦虑不堪。


因为真正的战场根本不在线上,而是线下,在于线下微观的服务体系的建立,在于基础市场要素的连接,当然也包括整个生态体系的建设。想在中国战胜小猪们,我一定都不相信Airbnb有这个能力。这个层面的事,除了技术、一些商业服务理念外,唯有本地团队、掌握服务链更多要素的本地企业,才能真正触摸到痛点,并消除它们。


你能体会到,我不是说Airbnb没有权利去做,而是它的文化以及长久形成的运营模式,当然也包括变现路径,决定了它在本地只能做到有限的拷贝。


Airbnb让我想到了当年惨败中国的ebay,以及今日蹉跎的亚马逊中国。遭遇其实属于同质化的。那就是,在一个异质市场,甭指望一个技术平台、一支空降部队、一个远程遥控组织能做出伟大的事。这不是去杀人。线下世界绝不会上演美国拯救世界的辉煌,强行布局只会反复上演中国力量拯救大兵的案例。共享经济的丛林里,想靠一支伞兵空降走出一条美国互联网的光辉大道,一定是个笑话。


这种错落与差异,会在表层近似的商业模式下,也即所谓开放平台下,形成实质上并不真正相同的商业气质,平台特征。小猪被认为是Airbnb模式的简单拷贝者。我不这么认为。Airbnb的C2C,不可能具有小猪C2C的实质,它无法引领本地行业创新,无力建立行之有效的服务体系、信任体系,它在中国,只能是徒具形式的“开放平台”。


而你能从小猪的动向,尤其是“小猪管家”众包合作策略里体会到,在它每一项产品与服务方案里,都隐藏着一种标准的门槛,比如要通过面试和统一的培训考核,才能成为“小猪管家”团队一员。截至目前,已有数百名申请者通过考核成为“小猪管家”,提供超5000人次服务。当然它通过隐形标准整合的价值链要素远不止这些,除“小猪管家”外,“无忧入住”计划还包括房源验真、身份验证、上门实拍、智能门锁免费安装、房东家庭财产综合保险与住宿旅客意外伤害保险、“芝麻分”、“花呗”支付等7种服务。


也就是说,小猪的开放平台定位,是一种与整个行业服务标准、信任体系形成过程统一的进程。这种过程不可能单独油水分明,割裂运营,它是平台规模化成长与竞争门槛内部共生的过程,伴随着房东、租户以及整个服务体系的复杂磨合与试错。这也意味着,即使Airbnb未来能表面全部拷贝,它也不可能真正在本地形成生态。


可以这么说,在中国,一个没有行业服务标准、没有服务链多种要素参与的开放平台,即使房源覆盖再多,都不会有什么实质意义。往下走,形式上的规模化反过来还会导致服务体系崩溃,用户体验累积下怒火。


就像Airbnb让我想到ebay,小猪让我想到了淘宝。在中国真正能称得上具有生态价值的平台,没有比淘宝更合适的了。我坚信,如果各自沿着现有的路径往下走,Airbnb与淘宝在中国的博弈,一定会重复ebay与淘宝博弈的结局。


当然,你可能会说,你怎么老扯小猪呢?在中国还有许多短租平台,比如刚刚整合了蚂蚁短租的途家。它看上比小猪更有资本实力。


我并没否认途家整合蚂蚁短租后,58同城在这一领域的实力。但至少目前,途家只是规模有一定成效,实际运营并没让人看到多少出色点,尤其商业模式方面,它似乎仍在左右摇摆。这让我对它运营的独立性充满一丝怀疑。


与小猪采用平台模式、搭建生态圈不同;创办之初,罗军曾坚称短租行业在中国只能z走B2C模式,因为诚信问题导致C2C不适合在国内发展。


诚信、信任体系的建立,确实是共享经济真正生成与发展的基础。没有它们,开放平台会有天然的风险。但我不认为将它与短租开放平台割裂开来谈有什么意义。信任体系不是天生自己生成。它诞生在一个行业具体实践的一体化进程里。


比如许多人批评淘宝有假货,但恰恰是淘宝,对中国互联网信任体系建设的贡献最大。它绝不止是后来一个支付宝的诞生,而是植根于整个民众对于互联网业的认知。


很奇妙,途家的风格让我迅速想到了当初自营模式主导的京东。自营模式确实在起步阶段能更大限度控制平台品质风险,但它对整个产业来说,则有些过于注重短期利益。而且,自营模式跟Airbnb有一点类似,它们更多将短租服务视为标品,以为会出现类出行平台的拓展风格,漠视着这个行业里的个性化。


一个封闭的自营体系,它的标准不可能成为行业标准。我再度说一下,真正的行业服务标准、信任体系一定建立开放的平台合作中,后者能调动更大范围、更为纵深的市场要素,经过多年碰撞、磨合,当然少不了许多弯路,才能真正沉淀下信任社会的基石。某种程度上,信任就是人心,就是将工具理性融入价值理性,实现人、人文在商业、科技社会的自觉。


途家的布局有很短期的用意。而它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局促。去年8月,在完成3亿美元D轮以及D+轮融资的同时,罗军对外表示,公司已开始着手C2C路径。因为它有两个好处:一是弥补原来类酒店经营模式的不足;二是在房客与房东间建立互动。


我认为,这一180度的姿态变化背后,罗军应该是看到了开放平台模式的长远价值。但在整合蚂蚁短租后,我还没有看到这家新平台对外表达过更为清晰的定位。它可能仍处于调整中。而这一幕像极了同样拓展开放平台业务的京东。刘强东不断修正着自己过去多年说过的话,京东过去3年快速复制着阿里的脉络,但它已经不太可能真正形成一个开放的平台,未来多年,它将受困于内部的矛盾与博弈。


在途家的定位明晰之前,在它真正深入到微观层面更多侧重服务标准与生态建设前,我觉得它与蚂蚁短租的整合,同样徒具形式的意义。在这个行业发展的初期,单纯的规模根本不是门槛。而且,我们已经看过了依靠补贴急速生成的移动出行行业,它正陷入因规模成长太快而在用户体验频变、信任体系不完善、政策风险仍是高压的态势之下。它需要回头补课。

小猪于共享经济、互联网业的风向价值

我这么说,并非否认每条道路探索的价值。风口初期,市场都会自发形成上述三种基础模式,并长期并存,也即小猪精耕细作、立足生态建设的开放平台模式(类淘宝);依靠技术、资本、空降部队侧重快速覆盖与估值玩法的Airbnb(类ebay);小富即安有些梦想而又充满疑惑的途家们(类京东)。这也是一个行业最真实的写照。


我更不是认定小猪一定就会成功。我只是更认同它的模式。至于陈驰与小猪是否有更大的辉煌,那要看它们自身的造化,涉及许多维度。它在整个行业,目前并非资金实力最强的,也难说技术实力最强,人也未必最聪明,但我觉得卓越的平台往往不是单项要素的突出,而是一种综合因素的促成。至少目前,如果要我投上一票,我确实会给小猪。


因为,它的路径与行动,不但符合它自身的竞争差异化诉求,也更像是在为整个共享经济模式代言,甚至对本地互联网业的反拨。


“共享经济”概念已有些泛滥,它甚至已经回到了10多年前甚至更早的路径,过往思年,移动出行领域上演的补贴疯狂,刺激出一个壮观的行业,但隐含的多种风险也开始暴露。整个行业需要为前期的疯狂补课甚至买单。


在这种整体氛围里,小猪的路径称得上一种低姿态但却负责的模式。它着眼的更多是那种底层服务规范的建立,是在为整个行业沉淀下信任与标准。这个对它来说有巨大的探索成本压力,也有成长速度的考验。因为竞争对手的规模要远大于它。短期它可能不是资本市场上最成功的玩家,但我相信,一旦它完成初步的平台化布局,它的规模将会快速放大,它的估值将更具提升空间。


之所以说,它对本地互联网业也有反拨,那是因为过去多年COPY TO CHINA的案例,那种更多依靠资本驱动催生的所谓商业模式,到了2014年,都已遭遇巨大考验。某种程度上,全球尤其中国互联网业过去一段接连上演巨大整合案,正是过往的发展路径里危机的持续暴露。没有一种模式可以包打天下,未来的竞争,将更多是开放融合的路径。小猪虽小,却有着四两拨千斤的力量。


在我眼中,2016年就是共享经济模式发展与转换的临界时刻。再拉长一个周期,诞生在中国的小猪们会有巨大的商业机会。因为,决定共享经济真正价值的,仍然在于中国的土壤。这里的人口基数、人流频次、民众消费力与消费理念、居民居住环境、线下生态丰富度、应用场景,决定了中国一定会成为全球共享经济模式的最大受益者。而小猪们当然有更多成功的机会。



夸克点评。TMT、财经、文学三栖明星王忽忽运营。在无数人鄙视情怀的时代,坚持做一个无与伦比的情怀贩售者。QQ:2223843522



    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