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星文章
当前位置:上犹文章网 > 明星文章 >
吴绮莉曾被母亲刀逼着找成龙
导读:1999年10月香港女星吴绮莉被曝怀有“龙种”,“小龙女”闹剧就此拉开大幕。1999年11月,成龙表示犯了“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”,但不承认小孩是他的。1999年12月,小龙女满月,从母姓、父亲栏空白,2年后,吴绮莉带女儿吴卓林移居上海。2002年2月成龙在《小燕有约》中表示,“小龙女”事件后改遗嘱,把财产留给林凤娇。2004年6月,成龙在美宣传《环游世界80天》,首度表示对不起小龙女。2006年7月,成龙自曝遗瞩一半捐给成龙慈善基金会,一半平均分给妻儿,未谈及小龙女。2015年3月,“小龙女”的母亲吴绮莉涉藏毒虐女被捕,在被拘留24小时后获准保释,吴绮莉与“小龙女”吴卓林间的关系因此备受外界关注。

视频:吴绮莉承认对女儿很凶 ”小龙女“首谈对妈妈感动,时长约3分44秒


近日,由腾讯视频出品的明星+素人旅行真人秀《惊喜旅程》正式上线,节目的第二期,请来了吴绮莉作为明星导游,带着从内地来的女孩浏览香港。自去年因家暴事件被推上风口浪尖,香港女星吴绮莉与“小龙女”吴卓林的关系备受外界关注。而《惊喜旅程》的制片人朱茂文因为节目制作的关系,与吴绮莉熟识,并有过一次深谈,那么他眼中的吴绮莉是什么样子的呢?


多年来,吴绮莉所经历的一切,比任何一部TVB剧都要更狗血。

“那时候我很无助,打电话给他(成龙),发现他手机换号码了,我很生气,就通过一个朋友跟他说,我以后都不会再找你了。真的,一直到现在,我没有再联系过他……”

“每次跟我妈妈拿钱的时候,她把钞票撒满一地,让我跪着一张张捡起来,女儿就在一边眼睁睁地看着……”

“离开上海前的半年,我妈半夜会跑进房间,跟我发脾气,拿菜刀逼着我去找孩子她爹。气急的时候她拿刀到处乱砍,把厨房的桌子都剁烂了,我抱着女儿缩在角落发抖……”

……


没人是上帝,可以审判他人



△吴绮莉


没想到吴绮莉会是我负责制作的脱口秀节目《夜夜谈》停播前录的最后一位嘉宾,又是明星+素人旅行真人秀节目《惊喜旅程》录制的第一位嘉宾。

最初跟吴绮莉认识,是因为做《夜夜谈》制片人的关系,通过她的好友李纯恩邀请她来上节目。当时,她在接受媒体访问时,一句无心的话“内地农村太多”引发了网民的无数唾沫。那期节目,她除了回应言论所引发的争议,还回忆了当年参选亚姐的细节,与成龙的情感纠葛,以及独自抚养小龙女的“育儿经”。李纯恩在节目中说她个性是“傻大姐”,她也这样描述自己:“要么站着,要么去死”。绝不扭扭捏捏、拖泥带水。录影结束后,我们在公司录影棚附近的茶餐厅一起吃了个便饭,因此有了更多交流的机会。

第二次邀请吴绮莉上《夜夜谈》,恰逢“虐女事件”引爆娱乐圈,她刚刚从警署回到家不久。她自己驾车到录影棚附近的时候,距离约定的时间迟了几分钟,我找了一位同事去帮她停车。见面后,她连连说抱歉。我以为这次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她会戴副墨镜什么的。结果和第一次见面一样,略有些憔悴的她脂粉不施地出现了。节目组有安排专业的化妆师,担她坚持自己化妆,只用了五六分钟,是我见过化妆最快的女嘉宾。

这次见面,我们互相加了微信,之后,偶尔会看她发的朋友圈,偶尔也会点赞,会评论几句。大概又过了快大半年,去年的10月23日,从她的朋友圈状态得知,她的母亲去世了。我打电话安慰她,请她节哀。

去年11月的某个晚上,微信上突然有一个陌生人添加我,由于做媒体工作的关系,常常会有不认识的人请求加微信,也没有多想就通过了。可是这个人连招呼都没打,却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:你认识吴绮莉本人吗?我以为是同行,想通过我要联系方式什么的。我说:认识,您是哪位?

陌生人说:我是为她亲生母亲郑黎明送终的一位母亲的儿子,她母亲去世,她本人都不想来呢。最后她母亲是饿死的,即使我妈妈让她在宾馆吃白食。

这些话我看得云里雾里,非但没有引起我进一步打探的窥私欲,倒是有些反感。我说:对不起,这是别人的家事,我没有想要知道的欲望,也建议您不要以道德之名介入他人家事。

那个男孩强调:婆婆早上用自助餐的时候偷偷把食物塞进自己包里,然后两三天不下来吃饭,她宁愿这样也不愿意一天三顿吃白食。

我回答:这些事情,你不是当事人,从不同角度都只是看到一个片面,并不了解事情的全部。没有人是上帝,可以去审判他人。

男孩说:我已经找了某某周刊的记者,已经约好要来采访了,我要把这些事情捅出去。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。

我打了一行字:“谢谢告知,愿你一生良善,喜乐平安。”发出去的时候,才发现对方已经把我删除了。

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再次查看那个男孩的微信资料,意外竟可以看到相册显示的最近十条朋友圈状态:男孩大约十三四岁,有着清澈的眼睛,戴着黑框眼镜,斯斯文文的,喜欢看电影、打电动,考完试后也会在深夜狂飙碰碰车……是千万个普通孩子中的一个,甚至有点像我少年的那个时候?那么爱抱不平,那么正义凛然。

后来有机会和吴绮莉进行了一次深谈,让我重新认识了她。


要么不爱,要么爱到粉身碎骨



△成龙和吴绮莉(资料图)


有个做出版的朋友想策划一本关于吴绮莉的书,找到我,让我去跟吴绮莉本人谈谈。我向来乐于助人,如果这本书可以帮到吴绮莉,又可以帮到朋友,何乐而不为。

约了吴绮莉在她住处附近海边的一个餐厅晚餐,这家餐厅离市区有些距离,人不多,12月的香港已经开始冷了,我们选了室外的一个角落坐下,边吃边聊。她点了一支烟抽着,这些日子以来,母亲后事的料理让她感到疲惫和心烦。母亲去世的时候,没有留下任何遗嘱,所有的证件都丢失不见,只留下一张身份证复印件。所有繁琐的手续,都需要她亲力亲为。

2012年从上海回到香港之后,吴绮莉已经有四年没有见过母亲。平时除了通过舅舅给母亲寄生活费,基本上没什么联系。“我妈妈今年71岁,走也不是因为什么大病,她是跟我扭。大概在她走之前的三个礼拜,老人家摔倒,骨折了。我舅舅打急救电话,叫她去医院,救护车都已经到了,她就是不肯去。大概是身上有淤结的血块,血块在血管里运行到肺部,堵住了,所以才走的。”

究竟是什么样的别扭,让这对母女要以自己的性命来纠缠?吴绮莉说,母亲几乎影响了她的整个一生。

在吴绮莉一岁的时候,妈妈就跟爸爸离婚了。懂事后,她才知道妈妈并不爱爸爸,是因为家里面的关系才结的婚。后来母亲曾经对她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还好你是女孩,你要是个男孩,我不会要你。”吴绮莉因为跟爸爸长得很像,母亲的朋友来家里,看到她总会说:“郑黎明,你跟你老公离了婚,生了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,真的惨了。”她坐在旁边,每天听进耳朵的是类似这样的话。

母亲的性格实在太古怪了,跟别人的妈妈区别实在太大。世上几乎难以找到第二个母亲这样说自己的女儿:“你做鸡都没人要。”从小,她就听着这样的话长大。有一两个阿姨甚至问她,你是你妈生的吗?她这么说你。

长大后,母亲对吴绮莉的“影响力”并没有停止。1990年获得“亚姐”冠军之后,她交往过几个男朋友,“严格说有两个男人是可以结婚的,但我妈妈就是对我洗脑子,让我不要结婚。”她开始觉得奇怪,一个正常的母亲,都会希望自己的女儿找个找人家结婚,妈妈怎么会叫她不要结婚呢?母亲甚至跟身边所有人说,千万不要叫Elaine(吴绮莉的英文名)结婚,甚至不要在她面前提结婚两个字。

后来,吴绮莉遇到了“那位先生”——成龙。在她18岁的那年,他就追求过她,但是,她当时对他并无好感。当时她的男友是全香港最出名的广告导演之一,从美国留学归来,很有学问,又很有品味,而没有读过书的成龙,开着很土的车,完全是一副暴发户的样子。

当时只道是寻常,回忆起来,吴绮莉才觉得一切都仿佛是命中注定。兜兜转转,这一生她总是逃不掉某些人,某些事。几年后,她又再次遇见他。那时候,她的男友是嘉禾电影公司的高管,而嘉禾的老板是成龙的干爹,每个周末,在嘉禾老板的家里都会有聚会,在那儿,他们总是常常会碰到。

世界上那么多美好的男人,为什么偏偏会再次遇见他?为什么偏偏和他在一起?当年大哥追求吴小姐时的良苦用心和强大攻势,就算换做世间任何一个别的女子恐怕都会在劫难逃:拍完戏,他马上给她打电话说,等你吃饭,于是整个剧组都在等吴小姐,吴小姐不到,所有人都不准吃饭,整桌的菜没人敢动一筷子,吴小姐到了,大哥先一样一样夹给她;吴小姐拍电视剧拍到晚上两三点,一代功夫巨星就在旁边坐在车里等着,他不是叫手下人送来,是亲自打包了吴小姐爱吃的宵夜等她收工,给完夜宵就走人,早上又亲自将热腾腾的早餐送过来;一帮朋友到吴小姐家里吃饭,别人都只顾着吃,他会在她家里兜上一圈,看看这里、看看那里,隔天,他便打电话过来说,你家里的柜子坏了,我让助理帮你换个新的,沙发有些旧了,也该换换……

轮到大哥的公司搞party,一百来号人,个个都是演艺圈有头有脸有地位的人物,她累了,没有告别就悄悄离开,他会紧张地打电话给她,询问她怎么这么早走了?然后巴拉巴拉说上一通。

吴小姐跟公司去日本拍戏,刚好生日到了,他会找公司的同事在日本订花,送到她的房间……

他不是每周如此,是每天如此。他虽有家室,却是一匹被放养的野狼,几乎从来不用回家,圣诞节、中秋节几乎大大小小节日在吴小姐家里和她一起度过。她不知道他对其他女生如何,总之对她的确是如此这般,是她交往过的任何一个男朋友都无法匹及的。他为她做的这一切,那么傻,那么天真,又那么自然,一点都不显得刻意和做作,一切都坦坦荡荡,从不遮遮掩掩,从不让她心里有疙瘩和感到不舒服。渐渐地,她看到了这位先生可爱的一面,渐渐地,她被他的真诚所感动。在爱情面前,男人或许可以保持理性,但女人永远是那么不顾一切,要么不爱,要么爱到粉身碎骨。一旦投入,即使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。


“换做是我,我也会怀疑你们母女是不是联合起来”



△吴绮莉和女儿(资料图)


她年轻貌美,一进演艺圈就是亚洲小姐冠军,虽是演艺新人,但身边交际的朋友,全都是这个圈子里最赫赫有名、最有地位的人。这一切都来得太容易,也太快,男人对她的爱,成就了她,也“宠坏”了她。“对啊,为什么是你倒茶给我?不是我倒茶给你?”吴绮莉回过头想想,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太不会做人了,“虽然现在也不会做人,可是比那时候好一些了。”这样直来直去的性格,让她在无形当中得罪了很多大哥身边的人。“其实他们公司很多人不喜欢我,大哥你干什么,你疯掉啦?吴绮莉你凭什么?不管冷热,大家都在等你。你不来,我们就不用吃饭了!我们服侍大哥没关系,凭什么我们要服侍你?然后我又不是很会讲话的人,那还不是死路一条。”

那时候,一般只有别人看大哥的脸色的份,但是吴小姐一发脾气,一个电话,他马上就会出现。直到有一天,她怀了他的孩子。她是在加拿大知道自己怀孕了,当时他也在加拿大拍戏,知道她怀孕后,也并没有反对她把孩子生下来。

只身回到香港后,吴绮莉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了母亲。母亲对她说,我们是基督徒,对于基督徒来说,堕胎是很严重的罪孽,不管几个月的胎儿,堕胎都等同于犯了十戒的第五戒:“不可杀人。”因此,对于这个孩子,从始至终,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。她不是没有考虑过将来的后果。只是,那时候的她被爱情烧糊涂了。



△吴绮莉女儿近照


怀孕5个月的时候,他来看望她,她不知道,那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。那年9月,她生日,他打电话给她,他说:“你看我还记得你生日。”她不会想到,那会是他们最后一次通话。自吴绮莉怀孕之事曝光后,虽然为了避开传媒耳目,她搬家换电话,甚至将私人手机取消。但还是有大批记者找到她的新住处,每天在她家楼下都有几十部车子、几百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守着。所有的人,都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:孩子的父亲是谁?

一段感情,要么就是更好,要么就不好。吴绮莉对待爱情,没有中间选项。在她六神无主的时候,她打电话给他,发现他手机换号了。吴小姐很生气,觉得他在逃避,于是通过一个朋友跟“那位先生”说,我以后都不会再找你了。果真,一直到现在,她没有再联系过他……后来吴小姐接受了媒体的访问,默认了孩子的父亲是成龙。

那时候年轻,她不理解男人为什么会变,现在她才明白,这是很多事情叠加的因果。“他公司的那些人,早就嫉恨我,为什么大哥对这个女人这么好。大哥,你疯了,你给她生,要是以后每个女人都生那怎么办?”再加上她的母亲郑黎明也做了很多很奇怪的事情。“我妈妈的名声不好,他大概也听了很多有关我妈妈的事情,他是怕我妈妈去问他要钱。我也不是帮他解释什么。换做是我,我也会怀疑——你们母女是不是联合起来谋财。”

怀孕之后,吴绮莉从演艺圈隐退,帮助母亲打理生意。母亲为了让她去找那位先生,有些正常的生意,明明好好的,都被她搞砸了。她会在这个人面前讲另一个人的坏话,在那个人面前讲这个人的坏话,说来说去,生意就做不下去。“她就是要逼得我没路可走。”


“她把人民币扔在地上,叫我跪着一张张捡起来”




△吴绮莉年轻时选美照


女儿出生后,吴绮莉带着孩子从香港移居上海。母亲说,她会照顾她们母女俩,对于吴绮莉来说,母亲是她失去爱情佑护之后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“我不相信我妈,相信谁呢?”她开始全心全意将精力投入到孩子的养育上。她每天最重要的工作是从上海的这头开车到上海的那头,接送女儿上下学。

刚搬到上海的时候,吴绮莉还有些积蓄,过了不久,也用得起七八八。“到最后,我把自己的钱花光了。妈妈每个月给生活费给我,可是你知道怎么给我的吗?每次问我妈拿钱的时候,她把人民币扔在地上,叫我跪着一张张捡起来,女儿就在一边眼睁睁地看着……那我没办法,我只能捡,因为我要付很多小孩子的费用。我家里地上都是大理石,真的是让我从厅里跪到房间。我那几年的日子就是这么过的。”

也许,从小到大,吴绮莉都是在母亲的控制中长大,当她自己也成为母亲之后,不再接受控制了,于是母亲想通过折磨和惩罚她来达到控制的目的。但是显然这样的手段并没有奏效,于是母亲更加变本加厉。“我离开上海以前最后半年,你知道我怎么过的吗?我把房门锁上之后,还要放一把椅子顶着,椅子上面再堆一堆东西,我怕妈妈半夜会跑进来。她在家里常常会发脾气,拿菜刀逼着我去找孩子她爹。气急的时候她挥刀乱砍,把厨房的桌子都剁烂了,我抱着女儿缩在角落发抖……”后来,她把家里所有的刀具都扔了。

2009年,吴绮莉因为压力过大,内分泌失调,因此患上了甲亢,那段时间她被狗仔偷拍到的照片胖得不成样子。

“小孩子对我来说,不是一样东西,不是用来交易的。”不管母亲再怎么逼迫她,不管日子有多难,她从未去找过“那位先生”。在上海,她尝试自力更生,试图摆脱母亲。她画画,做装修,每天像男人一样跑工地,可是这个钱赚得实在太辛苦。

她曾经为了逃离狗仔队的追踪,远走上海,然而在上海的那些年,是非并没有远离这对母女。常常被狗仔队偷拍,以及捏造一些假新闻如再婚再孕之类。比起外界言论对孩子的伤害,她觉得也许母亲郑黎明的伤害威力更大。“我妈就会对着我女儿说些很粗的话,有一次在酒店骂到我吃不消了,真的一盆饭就朝我妈扔过去。”

“在女儿还很小的时候,我妈就对她说:除了我,你爸你妈都没人要你。她就会跑来问我。婆婆说你们都不要我。我说,你妈妈每天陪你上学,睁开眼睛就看到你,你说这叫不要你吗?我妈妈肯定是有心理问题,应该去看心理医生。”


“如果不是因为妈妈,所有的故事可能会是另一个样子”




△卓林和房祖名长得十分相像


吴绮莉决定逃离上海重回香港,她用了两个星期在香港给女儿找学校,找房子。“我妈做的所有事情,我吃下了。结果,后来我跟妈妈闹成了今天这样子。可是不管你对我怎么样,已经够了,我不想这些事情发生在我小孩身上。” 这也许是一个正常妈妈的反应,她要保护女儿不受伤害。

为了不让吴绮莉离开上海,母亲想尽了办法。在离开前的两个星期,她被告上了法庭。她这才知道,原来母亲已经有一年时间没交物业管理费了,小区的业主于是便告到了法院。法院的人对她说,你今天中午不拿五万人民币来,就要扣起证件。那时候,她急着要帮女儿在香港找学校,如果证件扣下,那么她就没有办法离开上海。

回到香港以后,多年没有工作的吴绮莉一切又都从零开始,她除了要养家,还要支付女儿上学的费用,每月还要转些生活费给上海的妈妈,日子过得并不宽裕。虽然逃离了上海,可是母亲并没有就此让她省心,总是时不时制造些意外。香港的家,其实是可以住得下母亲的,可是当她问女儿卓林:要不要接婆婆回香港?女儿便发脾气,躲起来生闷气,最后才跟她说,妈妈,我不要跟外婆一起住。也许上海的那一段记忆,在孩子的心中留下的伤害和阴影太深太深。

“如果不是因为妈妈,所有的故事可能会是另一个样子。应该说,我妈改变了我,我女儿救了我。经历过这些事情,我们怎么可能不会变得强大呢?”说完这个长长的故事,吴绮莉对着我笑了起来,好像刚才讲述的一切和她没有什么关系。那意思仿佛是说,你不是要写吗?那么我索性全告诉你,看你怎么写。

那一刹那,我竟然大脑有些短路:今天的信息量太大,我需要时间好好消化。这当中还有一些细节和信息,出于保护当事人私隐和未成年人,我不得不在此文当中省略。我无法想象,天下会有如此畸形的母女关系。可是,如果故事不是如此的话,那么所有的逻辑又都难以解释。似乎也只有这样的缘故,我们才会理解为什么这些年来吴绮莉所做的那些有异于常人的选择。再想到演艺圈当中诸多母女的关系,如梅艳芳母女的关系,我似乎可以理解那句话:所谓父母子女夫妻一场,不过是渐行渐远的缘分。

入冬的风吹得人有些冷了,我们起身离开餐厅。在路上,我想起一个问题,小心翼翼地问吴绮莉:你现在恨成龙吗?她想都没想:恨,为什么要恨呢?就算是再亲密的关系,认识这么多年,感情也都会变淡,不会恨来恨去。你不觉得恨一个人很辛苦吗?他又不知道你恨他。

原来,爱的反义词不是恨,而是遗忘。

不久后,吴绮莉参加了我们的新节目《惊喜旅程》的拍摄,她客串了一天明星导游,带着从内地来到香港旅行的女孩刘洛汐玩了一天。带着她去逛了她小时候住处附近的菜市,买菜回朋友家给女孩做菜,带她去海边画画,还带她去女儿卓林平常训练骑马的马场体验骑马。在马场骑马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意外,卓林在练习一个跳跃动作的时候从马上摔下,在一旁看着的吴绮莉瞬间大惊失色,赶紧问女儿怎么样了。女儿学习骑马多年,她从来只是陪她到马场,几乎不敢看女儿骑马,就是因为怕看到女儿摔跤。卓林对摔跤倒显得无所谓,只是觉得有些丢脸,她在和女孩刘洛汐聊天的时候,除了谈到去年报警的事情,还说起一件母女相处的小事:有一天,她心情非常糟糕,妈妈走进来摸了摸她的头,对她说了一句:It’s OK。没什么大不了的,一切都会过去。那句话给了她很大的温暖和安慰。

是的,没什么大不了的,对于吴绮莉来说,一切都已经过去了。2016年的1月,她放下手上所有的事情,请了长长的假期,一个人坐长途火车回到上海去料理母亲郑黎明的后事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她恐惧坐飞机,在她过去的某个阶段,每天晚上都会梦见坐飞机从天上掉下来。这种感受,也许正如当年她如日中天的时候,那场世人对她的围剿,让她从天上跌入谷底。

我突然想起那天夜里加我微信的那个陌生男孩,也许,有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点像这个纯真的孩子,当我们听到一件事情的时候,还没有去求证事情的真假,或者还没有了解事情的全部,就热血沸腾,急于做出我们的道德判断,然后义愤填膺地替天行道、主持正义。可是,当我们知道事情的全部,你会发现事情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。同样也曾经在网上遭受万人围剿的伊能静,曾经对媒体说过这样一句话:当你不够了解一个人的时候,请不要轻易评价。

没有在长夜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谈人生。但愿吴绮莉她在勇敢说出这一切之后能够免于受万人虐的恐惧,但愿她的生活能够有一个新的开始,也但愿她的人生的下半场也会有一段“惊喜旅程”。



点击阅读原文,收看《惊喜旅程》吴绮莉完整版

    推荐文章